正视新加坡的精英统治根本:失败与桥正

HSK-Sub

我国教育部近期拟定了有关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的新政策,由教育部长王乙康代为发表。这项政策将改革以上两类学府的招生标准,在现有的分数标准之外拟定以学生对报读的科目的相关兴趣经验列入入学考量。 原则上,本人相信这类型的考量很是正面,也很值得提倡。

综合了以上,本人对于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还是存有疑问:我国政府打算怎么正视对于就读初级学院,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的同龄学生的一些偏见?除此之外,我国政府也打算怎么面对正对一类学府内的一些分歧和偏见?

而这些偏见又是什么?

简单举例: 一个十七岁的学生,若是就读于莱佛士书院或华侨中学,那社会给予他的评论就是聪明,勤劳和有天分。若他就读于义顺初级学院或励仁高级中学,是初级学院的学生又怎么样,到底还是与只录取O水准考试六分以下的初级学院学生是不一样的。理工生有的是小聪明,但学业方面还是有待进步。工艺教育学院则是盛产不务正业的混混,而只有O水准考试落榜的学生在无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才会被迫就读工艺课程。

以上都是本人极为反对的普遍社会偏见。本人写此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想贬低或指责任何一所学府,而是为了反应普及的社会现象。生为新加坡人的我们肯定都对这些偏见耳熟能详,可能还认识一些深信,并以此类偏见处事的人。前国会议员黄守金的千金2006在个人博客上发表的一席话和社会随之而来的种种指责仍然历历在目,但社会对她的指责和批评并不代表新加坡已战胜了精英主义。精英主义不但没有被乔正,反而还更加深刻地烙在每个人的心里。

“我们都忘了,生于富裕中是何等的一种幸福”

我国的教育制度默认所有的成功人士都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实至名归。但之中的一些成功人士往往都忽略了生于富裕的环境中是怎么给予他们他人所无,帮助他们取得成功的一些经历。

富裕舒适的生活环境带来的影响大至给予这些孩子的父母在他们的课业落后时,替他们请来家教恶补的能力,使孩子的成绩永远都名列前茅;也给予了父母指导孩子从小学就进入精英教育计划的能力和相关知识,也小至给予父母从小就能给孩子买合适的课外书,或经常带着孩子旅行的能力,让他们从小就开始增广见闻,培养广大的世界观。简单来说,这些孩子从小就都是被父母和社会的需求有意识地培养为未来的精英人才。

另一方面,这些孩子们来自中等家庭的朋友就缺少了他们所有的这些经历和机会。别说上大学,这些孩子的父母可能中学也没有完成,导致他们不了解高等教育的重要性,也缺乏了指导孩子去争取潜在于他们所不认识的一个教育制度内的机会的一些相关知识。这些孩子的童年都是平平庸庸的,没有一些特别的培育,但也还是舒服温饱。 他们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内无意地被培养成为平庸的一部分。

最后是根本无法与同龄人堪比的孩子-生于贫困中的他们。生于中等家庭的孩子虽没有特殊的栽培,但他们至少还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和三餐温饱的一个避风港。他们从来都不用像这些同龄人一样,经历每天放学回家只能回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家庭的一间小租房的情况;也从来都不用经历在水电和食物中作出艰难的选择的处境。这些孩子处境的艰苦根本就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使得他们有的有”家”也不肯归,宁愿在组屋的底层或游乐园露宿街头。这些孩子都是无意被栽培成未来的“失败者”。

对于这三个不同阶层的孩子做出的对比使我们不难发现哪一个阶层的孩子最有可能取得最终的“成功”。我国近年来甚至出现了一些备重点奖学金面试的补习班供申请人报读,提高获得奖学金的机会。这是一位靠单收入,在小贩中心售卖鸡饭的父亲为生的家庭能负担得起的吗?答案很明显。

而自幼就有来自家庭的各种支持和帮助的同龄学生,真的是那么的有天分,成功;还是只是特别的幸运?

这样的偏见已经严重的扭曲了我国精英统治的根本。这些长期的偏见导致社会错误的,不公平的评价社会的成员和分配给予成员的一些机会。常见的就是我们的社会忽略了一些本该应自己的一些实力被给予机会,但因从小的家庭环境导致它们失去了培养机会的一些人,但奖励了因为优越的环境而获取“成功”的另一群人。总的来说,我们正因为不懂得赏识人才而有失与栽培,才导致我们严重的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

“如果你不是某个学校的毕业生,你就是失败的”—我们必须剔除这样的一些偏见。

最令本人感到悲哀的是单凭一个人所就读的学府就做出否认的社会现象。每一个人都有着以独特的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的能力,而以这样一个肤浅的条件做出的否认实在令人心寒。这也与“第二次的机会”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上所谓的”精英学府”不是错误,更不用被原谅,被给予第二次的机会;而这是社会必须清楚和剔除的一种理念。

我国政府也必须为长久促使这些偏见负上一定的责任。扪心自问,我们没有一个人会自愿的报读工艺教育学院,不是因为那是多么糟的一个地方,而是因为它长久以来被贴上的标签。即便它所有的设备和课程都是通过教育部花费不下几百万,重金打造出的世界级,国人也不愿给予这个学府与其他学府公平竞争的机会。

针对这些痛楚,教育部又有什么缓救之策呢?这些都是长久性的问题,如果你我都能明确的了解,我国政府的了解只能比我们更加深澈。但也许政府并不觉得这是问题;也可能觉得这是个问题,但不是”政府必须解决的问题 “。但这些痛楚追根究底都源于教育部多年打造出的教育制度。

更或许,当你已某个制度中取得成功,你便再也不愿去重视这个制度的问题,以此削薄自己多年来努力取得的成功。

从我国每届选举挑选国家领导者的方式也不难看出这样的现象。几乎所有的议员和议员候选人都是“成功的新加坡人”的楷模;而因这样的领导而而打造出的新加坡社会也毫不意外地重视着与他们一样的成功人士,因而忽略了其他的“普通人”。长久下来,新加坡社会成为了一个只有表面上才符合着精英统治的根本的社会。

再来看看文章开头提到的教育新政策。即便教育部希望以新的政策来正视文章所提到的偏见和问题,只要社会的观点一天不改变,这些政策也永远只能达到治标不治本的功效。

只要我们的社会学不明白给予一个人的尊重和重视不应该只源于他毕业于什么学府,不论政策怎么改变,我们也永远只会置于教育和社会的一个困谷。

若我们真心想栽培每一位莘莘学子,给予每一个人公平竞争的机会,我们就必须放下长久以来的一些偏见,向往真正的精英统治理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翻译:Sonia Tan

想发表您的看法?我们诚意邀请您来与我们谈论- (@consensusg)

想及时看到我们最新的内容? 请关注我们的Facebook页面!

Translated by Sonia Tan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can be found here

Have something to say? Share your comments on our Facebook page

If you like this article, ‘Like’ Consensus SG’s Facebook Page as well!

Photo credit: HSK Crestar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